距离展会开幕还有:      天
当 前 位 置 : 2019中国国际分布式能源与燃气轮机装备技术展览会 > 展会概况 > 新闻与通知 >
山西年底前撤销县级及以下煤检站
时间:2014-10-16 14:32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赵春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赵春燕 发自北京

  山西是我国的煤炭大省,但长期以来,设立的煤检站等放杆收费,成为当地一大“特色”,不仅加大了煤企物流成本,还滋生了腐败,如一些煤检对“黑煤”交钱即放行,检查站形同虚设;检查站内外勾结,报号通关。如今,随着煤炭资源税改革,当地涉煤税费清理整顿工作逐渐深入,以及年底前撤销省内县级及以下全部煤检站点,这一情况或将成为历史。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晋能集团内部人士处获悉,晋能集团近日已开过内部会议,传达了今年12月31日之前撤销省内县级及以下全部煤检站点。

  该内部人士还称,煤检站撤销和目前的清费立税工作有一定关系。

  这几乎是可以载入山西煤炭行业历史的重要一步,在山西煤企眼中的“二道贩子”煤运公司下属煤检站即将被撤销,在山西煤炭业行使近30年收费职能的“煤运”时代或将落幕。

  据了解,长期以来,晋能集团下属子公司山西煤炭运销集团 (以下简称煤运公司)在山西省内设立煤检站等放杆收费,成为当地一大“特色”,不仅加大了煤企物流成本,还滋生了一些腐败。

  而针对于除了县级以上级别的煤检站会否撤销、与煤检站密切相关的煤炭准销票(也称煤票)之后将如何运作等细节,目前记者尚无获悉与此相关信息。

  上述晋能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站点的工作人员将分流安置,“培训后去煤矿或者三产公司”。

  虽然山西省有多少家县级及以下煤检站,目前暂无具体数字,但是,一组经过晋能集团内部人士确认的数据显示:山西煤炭运销集团目前在山西各地有69个煤炭交易大厅,在各级公路设有329个各类煤检站,其中包括在25个工厂门口设立的“企业电厂用煤管理站”。煤运公司职工约4万人,其中约一半从事收费验票岗位工作。

  山西临汾市一位煤企相关人士曾向记者表示,“煤检站主要是验煤票、查违规开采煤炭,也可以罚款。”据了解,煤检站的存在和当地煤炭运销一体的“煤票”分不开,煤运公司在其中扮演的是代理政府收取基金、补贴款、服务费管理费等费用的角色,而在公路运销过程中,企业或贸易商的煤票要在每个煤检站进行验票,并交过境费,过境费分省内和出省两种,期间可能还会涉及重复征收等情况。

  一位山西省内的贸易商曾告诉记者,2011年时,出省费曾高达150元/吨,近两年已有所降低。

  公开信息显示,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因以“收费”为主营业务,2008年时,总资产额已经高达350亿元。据上述晋能内部人士透露,2011年左右,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内部超过80%的收入来自于站点收费,目前这些收费已经随着涉煤税费清理整顿工作的开展而被逐步削弱。

  山西汾渭能源咨询煤炭分析师曾浩分析称,煤检站撤销还会让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减少,财政收入下降之后会否通过其他方式找回来,还需观察。

  《《《

  行业现状

  煤炭税费“糊涂账”:不少于109项 标准不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赵春燕 发自山西、青海、北京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山西阳泉市一处道路上看到,上百辆来自河北、河南和山东等地的拉煤卡车排成一队,在交警的组织下或等候或行驶。当地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前边是煤检站,这些煤车都是要排队去换煤票。”

  对此,一位煤炭业内人士向记者感慨称:拉煤车一路上需经过多重关卡,即所谓的收费“小房子”,这已成为国内煤炭行业独有的一道“风景”,其中山西的情况比较 “典型”,原因在于当地的煤炭公路运销体制。

  随着市场不景气度的提升,减税费已成为产煤大省救市手段之一。去年至今,山西省政府在为煤企减负方面表现尤为积极,已掀起了被称为“动真格”的涉煤收费清理规范工作。

  此前,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曾在一次晋商大会上,提及涉煤税费清理整顿问题,称要“以清费立税推动山西煤炭领域革命”。其表示,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煤炭监管体制落后,甚至滋生腐败,未来山西将以清费立税为切口推动煤炭领域革命,预计明年公路运销体制改革可减负百亿元。

  煤炭物流“怪胎”

  就在几个月前,阳泉市的出租车司机老邢的身份还是阳泉地区比较活跃的煤贩子。老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己对山西地区煤炭行业的乱收费问题也深恶痛绝。

  据了解,一辆运煤车从煤矿拉煤出来要经历这样的流程:煤矿要卖煤需要先去当地地税局缴纳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领取可持续发展基金已缴证明,然后到当地票证中心领取《山西省煤炭销售票》(也即俗称的“煤票”),煤票包含公路出省和公路内销两种;外销流程包括煤矿或者洗煤厂通过当地煤运公司下属的出县煤检站、出省煤检站,最终才能到达客户手中。在此期间,煤运公司负责组织地方煤矿煤炭的销售工作,并收取一定的代理费用。

  据老邢说,在阳泉地区公路运输差不多要经过四道关口:超限站、煤检站、路政以及交警。煤车带上煤票上路之后,会先经过超限站,如果超载会按照超载幅度进行罚款,之后还会经过煤检站,煤检站是山西煤炭运销公司所设,核查煤票、费用以及载重量。

  老邢表示,“原则上是只要超载就不能走,但基本上除了大集团的运煤车,其他的都会超载,不超载就不赚钱,超载交罚款就可以。”

  出省费和地销费包括了增值税、基金和服务费等,不过费用各地有别,且还浮动。老邢称,“比如我的煤从山西阳泉走公路拉到河北的井陉,纯运费应该是每吨40多块钱,但是出省费就是100多元每吨,没有出省的煤票煤炭就出不了省,这一部分都含到煤炭成本里,到了河北省就没有出省费这一说法了。”

  在距离小型煤场和高速公路路口不远的马路边,几辆运煤大卡车停在那儿,几位司机的抱怨道出了山西当地公路煤炭运输系统中的另一利益链条—“送车人”。有时超限站外的一个电话,或是到了煤检站之后说出是谁送的车,或者一个暗号,只要能找到一个“送车的人”就能免去不少费用,甚至有的“送车人”可以打点超限站、煤检站和路上罚款全部环节。

  “山西煤炭行业中的税费复杂,整个的物流体系在煤炭贸易中可以说就是一个怪胎。”经常跑山西、陕西等煤炭市场的企业老总苏明(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抱怨,去山西买煤是最难的。

  税费“糊涂账”

  “不要试图给山西煤炭行业的税费算账,永远算不清楚。”有过20多年煤炭市场实战经验的山西智诚达咨询公司总经理马俊华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山西煤炭税费本身就是一笔“糊涂账”。

  除了各地征收标准不一,甚至重复征收外,马俊华举例说,“别说是山西省的,就是一个市内或一个县里的税费你也搞不清楚。”

  税费负担重已然成为压迫煤企转型瘦身的顽疾。马俊华告诉记者,山西省主要症结是在煤炭运销体制上,而山西煤在政策上的收费亦是各省份中最高的。

  煤炭税费到底有多重?一吨煤中有多少交了税费?在记者赴山西调查期间,面对这个问题,企业方几乎全部选择了沉默。“这个问题很敏感,因为收税费其实大多都是政府方在收,减税费也是政府方在减,这个没法说。”山西一位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内部人士道出了难处。

  不过,记者查询多方数据得到了一些答案。阳煤集团下属上市公司 (600348,SH)2014年中报显示,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亿元,同比下降44.6%。财报对各主要矿井的煤炭业务销售成本和上缴税费情况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说明,其中一矿的销售成本总额为8.31亿元,吨煤销售成本为250.11元/吨,上缴税费4.71亿元,二矿销售成本总额为10.11亿元,吨煤销售成本为295.98元/吨,上缴税费4.6亿元。

  一位晋城市税务系统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晋煤集团内部,每吨煤所上缴的税费约有150元,而目前记者查询到的数据显示,晋城地区的5000大卡左右的煤价大概为每吨400多元。

  青海省一大型煤企下属矿场的矿长告诉记者,该矿产煤用于上缴税费的成本大概为135元/吨,而当时每吨煤的售价大概在360元/吨,“青海省煤企的税费负担相比山西、河南等中部省份而言,还是低一些。”该矿长告诉记者,主要是人力成本相对低很多。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报告显示,由于增值税进项税抵扣范围较少,煤炭企业增值税实际税负在11%以上,远高于其他工业行业税负水平。此外,煤炭税费重复征收、不合理收费项目多等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煤炭企业税费压力依然突出。

  据统计,各种涉煤税费已占企业营业收入的25%~35%。去年,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发布的一份针对涉煤税费的调查报告显示,我国涉煤税费不少于109项,除21个税种外,还有不少于88项规费。此被称作“比梁山好汉还多的税费”。

  《《《

  政策举措

  为资源税改铺路:山西涉煤费用清理明年完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赵春燕 发自山西、北京

  国庆节前,煤炭资源税改的消息让煤市迎来一针强心剂。国务院决定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今年12月起全国煤炭资源税将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税率由省级政府在规定幅度内确定。与此同时,产煤大省山西持续两年的涉煤税费清理整顿工作,也最终迎来明确的资源税改革时间表。在这一节点上,山西省的税率将定为多少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致电山西省财政厅,对方回应称,目前资源税从价计征税率问题还未有明确说法,虽然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要由12月份开始实施,但山西省涉煤税费要明年才能最后清理完毕。

  清税费“动真格”

  据了解,山西省针对税费清理,于去年开始,已进行了两轮。去年,山西省曾出台“煤炭20条”,其中提到对于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和煤矿转产发展资金(以下简称煤炭两金)暂停提取,基本上为煤炭企业减少了15元的吨煤生产成本;今年上半年,山西省政府宣布,“煤炭20条”政策继续实施。

  今年6月底,山西省政府再次发起针对于涉煤税费的清理整顿工作,具体内容是,山西省将通过今明两年的两轮涉煤费用清理,全部改革到位后,吨煤成本可减14.3元,每年至少可减轻企业负担135.51亿元。

  山西省政府称,此项举动是为了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推动煤炭行业“清费立税”,促进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

  记者获悉的山西省政府文件《关于印发涉煤收费清理规范工作方案的通知》显示,当前的涉煤收费范围被分为4类:第一项是行政事业性收费,其中包括矿产资源补偿费、产品质量监督检验费、采矿登记收费等15项中央批准的收费项目,以及一项山西升级批准的煤炭稽查管理费;第二项为政府性基金,其中包括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价格调节基金、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森林植被恢复费等6项固定项目;第三项为经营服务性收费,包括两项,也即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收取的煤炭交易服务费和省煤炭厅为其11个事业单位向五大煤矿集团收费的服务费。第四项为其他收费,主要涉及晋能集团所属市、县煤运公司向企业收取的经销差价和服务费等,市、县政府收费,行业协会、省直主管部门及铁路运输等单位收费。

  在上述文件中,山西省政府提到了“坚决改革”四个字,称要改革公路煤炭运销体制,不得借统一经销向煤炭企业收取差价、服务费等。“我省现行煤炭公路运销体制已不适应经济发展要求,也不能充分发挥煤炭企业在经营活动中的市场主题作用,应按照市场化原则坚决改革。”但是“考虑到现行体制运行时间长、涉及面广、情况复杂等实际,应抓紧制定工作方面,积极稳妥推进。新体制从2015年1月1日起实施。”

  日前,上述山西省财政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上述清理文件,规定今年内需清理完的涉煤税费基本上已经清理完,而规定明年开始实施的最后一项,需明年才能清理完毕。

  运销改革成焦点

  阳泉市政府督查室作为当地涉煤收费清理整顿的主要部门之一,其一位工作人员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针对山西省内的公路煤炭运销体制,“大部分企业都觉得不合理,我们自己也觉得不合理。但是这项体制取消的权限不在市、县一级而在省里,具体落实也在于煤炭厅等省内相关部门,涉及利益也比较多。”

  据了解,山西省现有的公路运销体制主要在于“煤票”的管理运作,在山西省内只要通过公路运输的煤炭,出不出省都要收费。

  “省内有省内的经销票,省外有省外的出省票,而且各个县之间都的标准都不一样,至于收多少是煤炭运销公司自己定的。”上述阳泉市政府督查室工作人员表示。

  山西省煤炭工业厅政策法规处处长武玉祥日前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清费立税和公路运销体制改革是山西省煤炭行业今年的两项大事,针对于公路运销涉及很多问题,此后的改革应该还会涉及管理方式、交易方式等。

  《《《

  企业样本

  煤销面临政策性削弱晋能集团布局多元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赵春燕 发自北京

  此轮涉煤税费的清理俨然把晋能集团推向了 “风暴眼”。山西省晋城市煤炭工业局内部人士就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其所理解的今年山西涉煤税费清理整顿的意义,并不在于税费到底减了多少,而在于已经把矛头指向了“煤运公司”。

  据了解,晋能集团是去年整合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煤运公司)、山西国际电力集团等成立的新型公司。不同于同煤集团、阳煤集团等大型煤企拥有几十年的煤炭生产经营历史,煤运公司于2009年才开始有了实体化经营业务起步,在此前,其是以行政收费为主营业务的大型国有企业。

  “实体化经营”遇市场低潮

  煤运公司正式成立于2007年7月,前身为在山西省运行了24年的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其代理政府收费的职能由来已久,在一些煤老板眼里,几十年的历史,不管职能、名称怎么变迁,这家企业依旧被打上了“煤运”的标签。

  2008年《法制日报》一篇题为《山西煤运公司:一个非驴非马企业的前世今生》的报道指出:虽为企业性质,却承担了政府赋予的收费职能,并以此为主业;卖煤的和买煤的不能直接签合同,都要通过煤运公司,煤运公司赚取差价,坐地收钱。

  “煤运就是政府强制性收费的‘二道贩子’,主要赚取经销差价。”山西某市原私企煤矿老板老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2009年,一场席卷山西全省的第二轮煤炭资源整合潮起,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亦迎来了新的转型良机:其与山西省其他6家国有煤炭企业一起被确立为煤炭资源整合的主体资格,煤运公司借此涉足了煤炭生产领域,并迅速扩张。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工作开始,煤运公司一举整合兼并煤矿448座,后经过二次资源整合兼并,最后保留165座。

  煤运公司的官方资料显示,该公司目前的煤炭资源保有储量为106亿吨,规划产能为1.44亿吨/年。

  与此同时,煤运公司的总资产也在迅速膨胀。资料显示,2011年,其营业收入达到了1586亿元,煤炭总经销量2.5亿吨,成为当年山西省首个应收突破1500亿元的国企。2012年7月 《财富》世界500强发布,煤运公司名列447位,成为山西省首家、首次入选世界500强的企业。

  然而,2012年下半年,煤炭市场急转直下。这也让曾是煤炭资源整合主体的山西大型国有煤企有点猝不及防。新整合的矿井本是在煤炭价格高时买进,煤价一路下跌导致资产贬值,整合后还需要国有煤企投入高额的资金进行技术改造,而一般的改造需要两至三年。

  “煤运公司之前没有实体,拥有整合主体资格后,对于煤矿资产有一种很强烈的获取欲望。”一位长期跟踪山西煤炭市场的期货分析师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其他大煤企基本上都整合完毕的时候,煤运公司还在收购各种煤矿,而不久,煤市大滑坡已经来临。

  主业萎缩后多元化布局

  对于煤运公司而言,麻烦不仅仅来自于煤炭市场的下滑,还有自己“收费”老本行的逐步削弱。

  “说实话,取消某些涉煤税费征收对我们影响比较大。”晋能集团下属某市级分公司职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07年至2010年,收费服务所带来的营业收入大概能占到晋能集团收入的80%。